御王设计 .新闻展示

有种酒店叫柏悦 3.0

There is a hotel called Baiyue 3.0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02

早在4年前,我就写过了颇为满意的《有种酒店叫柏悦》一文,4年过去了,柏悦不仅成功养成了其3.0风格,也迎来了1980年创始以来的最猛新店潮——深圳、京都、洛杉矶、奥克兰、多哈无不将成为柏悦在2019年攻克的城邦。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06

▲ 深圳柏悦的蝴蝶形屋顶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10

京都柏悦入口


为此,樊森特别在这个柏悦的大年奉上全新书写的柏悦品牌故事。本文以一出三幕剧+编年史,纵览柏悦的进化历程、致敬其对美的执着探究。

第一幕

实验

静邸、隐世、高空

 

1957年,预见到喷气时代即将来临的Jay Pritzker从Hyatt von Dehn手里买下了一间毗邻洛杉矶机场的酒店,Hyatt之名由此而来。10年后,普利兹克家族又买下了“未完成”的亚特兰大Regency酒店,于是有了凯悦的看家品牌Hyatt Regency。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14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18

▲ 普利兹克家族接手前,约翰·波特曼操刀的Regency酒店不仅烂尾,还因铺张的、贯穿22层的中庭被嘲笑为“大白象”(没用的东西)。但凯悦不仅终结了其烂尾之命,还用大空间尺度尽情愉悦宾客的感官,掀起了酒店空间的新思潮。

 

上世纪70年代,成功孕育并运营着多间巨无霸酒店的凯悦,也开始收到来自常客的小抱怨——房间过多,回客房的路漫漫,场景恢弘,私密性荡然无存。这些“投诉”促使普利兹克家族反其道而行,转而投身创作一种体量精巧、能让宾客在私邸场景里鉴赏艺术品、尽享美食、私密聚会的“另类酒店”。位于芝加哥心脏地带的Water Tower Inn正是改造成这种“隐世私邸”的完美原材。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22

▲ 1980年问世的柏悦开篇之作——芝加哥柏悦并非如今的67层高塔,而是由玻璃幕墙包裹的Water Tower Inn改造而来。

 

1980年,普利兹克家族买下了Water Tower Inn,用装修私宅之心对其进行改造。由于这间“另类”凯悦毗邻一座公园,由此被冠以Park Hyatt(柏悦)之名。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25

柏悦在“风之城”的开篇之作由时髦的玻璃立面包裹、适中的规模一改凯悦动辄上千间房的惊天体量、宾客可于直面古老水塔的空中花园悠享泳池和日光浴,俨然误入都市的度假宅邸。城中隐逸就此成为了柏悦品牌的重要标签。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29

从芝加哥老柏悦挂牌,到被Lucien Lagrange操刀的新芝加哥柏悦取代的20年间,共孕育了17间柏悦。时光荏苒,当年17间中的10间如今都成了“前柏悦”:

1980-2000    芝加哥(原址于2000年矗立起新芝柏)

1987-2007    洛杉矶(现洲际)

1988-2006    旧金山(现艾美)

1992-2002    布宜诺斯艾利斯(现四季)

1995-2015    卡梅尔(换牌凯悦住宅俱乐部)

1995-2007    约堡(换牌凯悦)

1996-2010    费城(现The Bellevue Hotel)

1998-2008    马德里(现Villa Magna Hotel)

1999-2005    纽约(第五大道995号,现为公寓)

1999-2016    巴库(换牌凯悦)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459

▲ 纽约Stanhope柏悦(1999-2005年)和尽显法式崇拜的上东区私邸没什么区别。

 

这一时期的柏悦有近半数活化自古董建筑,其余的是迎合柏悦气韵的新建筑,它们无不遵循如下筑店哲思——被精心压制过的客房数量和公区尺度、从简的内饰与陈设、温婉的基调、用轻松俏皮的姿态对话历史。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03

▲ 柏悦早期产物——洛杉矶柏悦(1987-2007)中的古新交融、及革新演绎的绅士俱乐部场景。

论柏悦1.0时代的翘楚,非悉尼柏悦和东京柏悦莫属,两者的至尊地位至今仍难撼动。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06

1990年出品的悉尼柏悦至今地位显赫,很大程度上归功其与悉尼歌剧院隔水对望的选址,但与其前瞻的建筑营造也密不可分。澳洲本土建筑师Ken Woolley用流畅的建筑线条勾勒出港湾水岸线,令整座建筑恍若安在海港大桥桥墩下的“转角沙发”,以谦卑但惬意的姿态守望世间最美建筑之一的悉尼歌剧院。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11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15

▲ 优美的L型构造令多数客房都有了对话悉尼歌剧院的特权。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18

悉尼柏悦选择守望地标,东京柏悦索性征服了地标——跃居丹下健三创作的新宿Park Tower顶部14个楼层,正式开创了高空酒店美学之先河。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21

▲ John Morford三大力作——首尔君悦、香港君悦和东京柏悦早期brochure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33

▲ John Morford为香港君悦创作的很多笔触都在东京柏悦得到了升华,比如始终亮如白昼的Drop-off顶棚。上图摄于香港君悦。

塑造凯悦两大重点亚洲分号——首尔君悦和香港君悦有重大立功表现的John Morford,被钦定主持柏悦亚洲首秀——东京柏悦的室内创作。长居香港的John本就是融汇东西的高手,加之东京柏悦身处空间盈绰的办公楼之上,使其有了足够空间施展才情、安放造诣。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36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39

John Morford为东京柏悦创作的高空盛筵极尽惊艳——Reception藏在一座拥有2000册藏书的图书馆背后;满铺抹茶色地毯的客房层走廊宽阔到可以通车;大堂吧、泳池、纽约吧分别占据了3座阶梯排布的玻璃金字塔顶。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42

▲ John Morford把深藏图书馆尽头的接待厅装扮成书房,以此呼应柏悦的私邸命题。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45

▲ 宽阔到可以通车的客房层走廊让人忘却了东京的寸土寸金。在交织着青苔色地毯、抹茶色丝绸壁面、投影光束和空间留白的走廊里行进,如同置身梦境。墙上妙趣横生的画作则是来自现实世界的俏皮问候。《迷失东京》中,走廊里杯盘狼藉的餐车也成了美轮美奂的艺术品。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48

▲ 无论餐饮还是康体空间,John Morford都将高空酒店的漂浮感与避世氛围刻画得入木三分。最令我着迷的是高空泳池一侧的半开放淋浴区,将传统日式澡堂场景送到了东京上空。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51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54

尽管这一时期的柏悦尚处在风格探索期,但其对静邸场景、逍遥氛围、隐世感的追崇,对艺术、建筑和设计的热情已展露无疑。一切都为柏悦2.0时代的绽放做足了铺陈。


第二幕

绽放

先锋、设计、地标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56

2003年,大导演科波拉之女索非亚·科波拉的一部独立电影突然令柏悦1.0时代的得意之作——东京柏悦大放异彩。影片在调侃“日式”的同时也将酒店的优点呈现得一览无余,更将柏悦的调性总结得精妙到位。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559

能成就这个影史上最成功的酒店出镜,当过演员、效力东京柏悦达6年的时任总经理Malcolm Thompson(上左)功不可没。Malcolm效力凯悦数十年、早年凑巧是在一间凯悦等餐位时被星探发现,他太清楚凯悦、酒店、电影该如何交融。尽管决意让《迷失东京》在东京柏悦拍摄意味着无穷的压力与艰辛。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02

▲ 我始终坚信,这个场景的笑点不是身高差,而是从电梯轿壁探出的狗头。

 

1.0时代的柏悦以绿色为标识色,另有一枚两树相交而成的Logo。四季、莱佛士、悦榕庄如今都延续了树形Logo(见下图)。而在调性上绝不妥协的柏悦在进入新千年后,选择用忍痛割爱迎接其2.0时代。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04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07

2.0时代的柏悦色是黑白、Logo成了干净利落的纯文字。这套由Robert Louis创作、凌驾于潮流之上的品牌形象体系,官宣了柏悦2.0时期的美学主旨——极简、先锋、不随波逐流。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09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12

2000年,一座67层高塔在柏悦创始之地——芝加哥柏悦原址上拔地而起,塔楼底部的"新芝柏"除了延续"老芝柏"的使命,也对柏悦美学进行革新演绎——更当代的笔触、艺术品和设计家俬的深度对话、大胆启用新锐独立设计师(让当年专长餐厅设计的季裕棠操刀酒店招牌餐厅NoMI)。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16

▲ 季裕棠为凯悦交出的首份作业——NoMI用玻璃酒窖玄关、私邸氛围、填充皮质房梁和层层递进的布局法则,对老牌高档餐厅的墨守陈规进行了猛烈抨击。

欧洲战场也传来捷报,柏悦先后获得了巴黎旺多姆广场及米兰埃马努埃莱二世长廊畔的古董建筑,为确保两者不被欧洲传统奢华酒店淹没,柏悦为巴黎和米兰两店派出了安缦御用设计师Ed Tuttle。要知道,此前Ed Tuttle创作的酒店杰作无数,但接手过的都市酒店项目凤毛麟角,这两间都市柏悦必将有与众不同的表现。

▲ Ed Tuttle操刀的巴黎柏悦和米兰柏悦相继于2002和2003年揭幕,柏悦借此官宣其对独立设计师的赏识及对大型事务所的不屑。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21

Ed Tuttle用当代表象剔除了旧世界的一切繁文缛节,而油画、雕塑、拿破仑风格家具等19世纪巴黎居室标配一件都不少。其开创的极简主义宫殿之风对巴黎奢华酒店美学的进化影响深远。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24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27

▲ 巴黎柏悦对旧世界的描绘令人耳目一新——浴室的拱形屋顶致敬了19世纪巴黎的马车轿厢,用包括Jim Thompson丝绸在内的多重面料展现层次感与另类奢华。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31

石材是意大利建筑的灵魂,Ed Tuttle用带有黑色孔洞的米色石灰石作为贯穿整座酒店的主线。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34

▲ 米兰柏悦既有扑鼻的意大利范儿,也有Ed Tuttle招牌符号——镜面柜门、木质窗板、向内伸展的置物架、舒展于空间各角落的日间榻。酷雅的黑色配件对柏悦气韵的施展绝对功不可没。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37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和四季对调地盘的柏悦通过调和两座不同时期建筑展现了强大的协调力。巴黎、米兰、布宜诺斯艾利斯三大欧美重镇攻克后,柏悦对重唤古董建筑新生、设计师选择、风格驾驭,都更得心应手。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40

如果说,柏悦借巴黎、米兰、布宜诺斯艾利斯三店,完成了对欧美重镇的攻克和焕新古董建筑功力的锤炼,那紧随其后出炉的三座远东分号(首尔、北京、上海)彻底巩固了柏悦在高空旅居、新亚洲风格、城中隐逸概念上的话语权。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42

本专注于餐饮空间设计的Super Potato被授予了整间首尔柏悦的设计任务,“岩洞”和“木屋”场景在玻璃塔楼内的出场效果令人眼前一亮。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45

北京柏悦确有诸多向东京柏悦的致敬之笔——电梯门一打开发现全城都在脚下、全景窗环绕的康体中心更衣间、玻璃金字塔顶下的餐厅······但还是玩出了诸多突破,最令我心水的无疑是大胆通透的开放式水疗风浴室。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47

季裕棠在执笔其第一个完整新酒店项目——上海柏悦的同时,借助其独特的摩登中式风,将柏悦的先锋美学推向全新高度。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50

▲ 上海柏悦客房玄关/浦一也绘制的上海柏悦客房平面图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53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56

迷宫式的底部入口、客房的不对称床头、为缓解极简的生硬感而采用的弹性涂料,无不丰富着柏悦的美学图本。此后的宁波柏悦则将摩登中式美学完美移植到了东钱湖畔的度假场景中,令柏悦的美学表达更休闲、多元。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659


第三幕

革新

雅布、温情、色彩

缺席纽约10年后,柏悦终于在普利兹克奖得主Christian de Portzamparc操刀的全新地标One 57中找到了新栖息地。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02

在这座凯悦全球新旗舰中,普利兹克家族钦点了当红设计组合Yabu+Pushelberg,修订柏悦的3.0美学图本。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06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08

这座新旗舰延续了柏悦栖居地标的传统,但未复刻高空酒店美学。纽约柏悦选取了并无开阔视野的One 57大厦低区楼层,旨在让看官聚焦雅布雕琢的空间本身。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11

雅布对柏悦美学进化所作的改革委婉又不失激进。他俩带来的不仅是屏风、旋转楼梯、Perry Street Boomerang转角沙发、细腿桌等个人符号,更用含蓄、柔美与多层次的面料,柔化柏悦在2.0时代愈加分明的棱角。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14

而柏悦对雅布主持的变革也予以了足够支持,除了纽约新旗舰外,还向其奉上了包括杭州、曼谷和深圳在内的另4间柏悦的设计邀约。这也确保了柏悦在快速扩张的进程中,更稳步完成调性变革和新风貌养成。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16

▲ 雅布借曼谷柏悦对都市度假风提出了全新见解,也借杭州柏悦让柏悦迷上了色彩。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19

在雅布大举改革柏悦美学的同时,Jean-Michel Gathy借助三亚柏悦,抛出了一场反其道而行的度假盛筵。若非亲临其境,你只会读到这间酒店的反常——其建筑看起来丝毫不具度假感、面海客房一律剔除了阳台、穿梭酒店内部体力消耗惊人且极易迷路······却无法领会JMG的用意。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22

先锋的建筑外形是为了和周围秀美的自然景致形成对比;入夜后透光的建筑外墙其实是花园的照明系统;“反阳台”设计是为了提取海的壮阔和静美而剔除其声响;运动量大且极易迷路的回廊是JMG对度假客“放慢脚步、仔细探寻”的倡议。毫无疑问,收录三亚柏悦这件JMG杰作,令柏悦这位先锋建筑藏家如虎添翼。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25

▲ 将很快问世、由雅布操刀的深圳柏悦将拥有幽深的高空大堂酒廊,雅布招牌的屏风将其分隔成一个个若即若离的区域,令私密感和仪式感得以兼具。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28

▲ 意大利国宝级设计组合Antonio Citterio Patricia Viel操刀建筑和室内的台北柏悦也在雕琢中。

 

属于柏悦的收藏和风格探索和寻味之旅尚在继续,深圳、京都、二世谷、台北都将很快迎来柏悦的进驻,静候柏悦的更多美学创建。

 

柏悦符号

1

印刷品


柏悦的黑白视觉印刷品是绝妙的收藏,无论明信片、宣传册,还是窗景和艺术品导览册都是完美的旅行手信。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32

上海和悉尼柏悦的便签纸尤其值得一藏,Jean-Michel Gathy还曾用三亚柏悦的明信片给我写了一张问候卡片。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35

▲ 樊森个人收集的各式柏悦印刷品(册子、刊物、地图、账单)、文具(笔、便签、明信片)和房卡。

 

 

2

房卡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38

柏悦的房卡让我迷上了收集房卡,我期待着收齐全系的那天把它们集体裱框挂满整面墙。不过,有一家没有房卡,我也不希望她出房卡,她是东京柏悦。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41

3

唱片

 

很多柏悦还会自灌唱片,东京有《Airflow》;上海有以一段动人爱情为创作蓝本的三部曲《24》、《48》、《72》;纽约则是请临近酒店的卡耐基音乐厅特别灌录的。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44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46

4

备品

柏悦也很会借助备品施展自己的调性,上海如今Natura Bissé、东京和首尔是伊索、欧洲各间会用上欧系沙龙香。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49

但应用最广的当属Le Labo,Le Labo的极简包装和数字命名、还有颇具定制感的标签和柏悦的气韵浑然天成。多数柏悦采用Le Labo佛手柑22号、北京很快会像芝加哥一样采用santal 33、纽约柏悦则用代表纽约城市香调的Tubereuse 40号。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51


5

夜床


柏悦的夜床模式也很令人回味,尤其是很多家借助枕头倾斜角度的改变完成日夜模式的转换,比如北京那样,枕头呈30度斜搭,简练干脆独特,很柏悦。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55


6

制服

柏悦的制服总是端庄、干练、威严、并蕴藏独特的小心思,把高冷与亲和平衡得刚刚好。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757


柏悦 | 酒店编年史

 

 

1980

2000

芝加哥

芝加哥是凯悦的大本营,也是柏悦诞生地,但如今我们所见的柏悦是2000年的新产物,其原址曾矗立着柏悦的开篇之作。为了致敬”老芝柏“,“新芝柏”依然将酒店大门开在了芝加哥大道上。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02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06

酒店所处的Park大厦高挑、端庄、由石材包裹的塔身中部插入了一个"玻璃飞碟",那是季裕棠操刀的NoMI餐厅的所在。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09

价格不菲的Eames躺椅是每间客房的标配,但Bottega Veneta套房例外。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12


1986

华盛顿

 

2006年,凯悦钦定季裕棠主持华盛顿柏悦的翻修工程。这是凯悦头一次把一个完整的酒店项目交给季裕棠发挥。这间建于1986年的高级酒店在2003和2004年相继迎来了George Town丽思卡尔顿和文华东方两大劲敌,想要守住竞争力,升级改造迫在眉睫。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14

季裕棠的一番改造为这座80后酒店迎来了第二春,覆盖壁面和地面石材和原木即空间装饰,三个一字排开的柜台明确了大堂的职责所在。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17

至于大堂最吸睛的配置,是两个贴满樱花壁纸的玻璃亭阁,以简单又时髦的方式礼赞了华盛顿春日烂漫的樱花。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20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23

原木和织物是房间里的主角,过滤自然光的百叶帘、克制的色彩呈现、柔美的灯光设置,带来无尽的宁静与禅意,令柏悦的调性更呼之欲出。不对称的床头设计、扇形书桌、颇具日式澡堂风格的浴室俨然是2年后出炉的上海柏悦所作的演练。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25

2017年4月,酒店又在季裕棠的主持下进行了一场翻修。为客房换上了以蓝、灰为基调的新版配色,并加深了木料色泽。以顺应时下的潮流趋势——更多色彩。悬在墙面的棋盘格和贴上墙的木地板尽显季裕棠的调皮天性。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28


1990

悉尼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31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33

这间酒店始终稳居悉尼头牌宝座,汤姆·克鲁斯、蕾妮·齐薇格这些顶尖明星来澳洲绝不可能绕开这间酒店。说这间酒店的任何设施和设计都是多余的,毕竟占据这个看歌剧院的视角,即使没屋顶也得3000一晚。但还是得说下,他家客房和香港君悦几乎一模一样。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35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39


1994

东京

东京柏悦是我入坑柏悦的起点,这间酒店也是傅厚民挚爱的3间酒店之一(理由是for its timeless)。此外,东京柏悦还是东京第二代御三家之一(同代其他二杰,以及第一、第三代各有谁,请回看我书写的《东京酒店进化史》)。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42

东京柏悦的出现不仅在东京上空奉上了一场令人屏息的隐逸盛筵,也迅速锐化了柏悦的品牌调性和形象。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45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48

柏悦没有选择东京传统高贵地带,而是相中了当时处于复兴期的新宿的全新地标——丹下健三操刀的公园大厦。这间酒店颠覆性地只截取了大厦顶部14层、将客房走廊拓得比大道还宽阔、在浴室里陈列价值连城的画作、用图书馆充当访客和住客的过滤阀、地毯一踩能陷及脚踝。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50

酒店惊艳四座10年后,一部《迷失东京》又用镜头把酒店的美记载又扩散,引得无数影迷前来柏悦朝圣,酒店也骄傲地在每位住客Check-in后慢慢道“......顶部有我们的纽约吧,那里是《迷失东京》的关键上演地......”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53

其员工也都堪比先知,某次吃早饭时,我母亲只是透过百叶窗向窗外望了一眼,一位员工立马翩然而至,拉开窗帘,随即开始一栋一栋介绍窗外的建筑。我一位女性好友夜晚用晚餐独自回酒店,没想到6位1.8m+的欧巴在楼底一字排开迎候,其中一位殷勤地护送其上楼。

 

2002

巴黎

巴黎柏悦是全巴黎最早拿到宫殿酒店认证的现代风格酒店,对巴黎奢华酒店的进化意义深远。操刀了多间安缦的Ed Tuttle为这间毗邻旺多姆广场的酒店带来了难能可贵的禅意。其东方风雅与巴黎风貌的融合得丝丝入扣。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56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859


2008

北京

柏悦所在的北京银泰中心原址是北京第一机床厂。而今是波特曼事务所操刀的由3座高塔构成的综合体。北京银泰中心开业当天的星光真可谓无比耀眼。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02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04

酒店原设计由当年风头正劲的Remedios Siembieda事务所操刀(当年包揽了香港置地文华、外滩茂悦、东京君悦、广州君悦),我非常爱当年很庭院风的客房设计以及百叶窗的笔触。有读者特别来信希望纠正各位的误区,北京柏悦并非由Peter Remedios主导,更低调的Don Siembieda其实拥有更深的资历和功力。刚主导酒店翻修设计的林丰年(LTW)曾效力于Chhada Siembieda,师从Don,有趣的轮回(感谢提供这条线索的热心读者!)。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07

低区曾有带玻璃弧顶的泳池。这家酒店有很多致敬东京柏悦的设计。另,每次路过这里我都会放起孙燕姿的《银泰》。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09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12

酒店刚换上了New Look,LTW操刀的新套房相当出彩。2pi r Design事务所操刀公区取消了原先的水景,便于宾客能够站到窗前纵览京城胜景。餐饮和休憩空间都用上了更多大地色织物,提升了空间的感官温度。

 

2008

上海

 

这间酒店向上海传达了全新的奢华哲思——奢华不是堆砌,而是断舍离。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15

季裕棠用迷宫式的底层入口过滤喧嚣和土豪。用惊人的底部层高演绎"天井"(进入上海传统石库门民居后,首先迎来的恰好也是天井)、用一幅悬在感应门上方的抽象画致敬上海(描绘浦江和苏河交汇口),宣扬柏悦调性。好一番委婉、谦卑又强势的开场白。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18

季裕棠在柏悦用到的很多笔触都极尽颠覆:每两间客房的入口合成一个可闭合的小庭院,形成了更尊重私密性的外连通房概念;门前设置了收放报纸的夹层,免去了累赘的报纸挂袋;一块透光隔板从墙内伸出,便于置放杂物又极具居家感......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20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23

浴室回绝了一切色彩和炫耀性的装饰,石材如肌肤般铺展于每一寸空间表面。但当沐浴渐入佳境时,你就领会其妙处了。蒸汽顺着独特的灯光优雅地在空间内飞舞、扩散,期许的治愈感尽在不言中。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26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28

套房则把更多空间运用于高空庭院场景的营造。主席套里直接植入了真草坪,让三条从法国定制来的瓷狗栖身其中,开放式厨房、转角沙发、高耸的采光窗和巨大的对门让人全然忘却了室内外的边界。套房本身俨然一座有天有地的院舍。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31

浴室更是把园林气韵演绎得入木三分,置身其间如同在园中闲庭信步。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33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36

这间酒店更多的妙处已在「上海酒店进化史」「季裕棠特辑」中呈现。这里颇具私信地表白下泳池临窗处由纱帘系成的灯罩、还有空中大堂里那些刻在墙面的摘录。

 

2012

宁波

这间酒店对于中式度假美学的诠释清雅、流畅、传神。女设计师Sylvia Chang创作的室内空间令人沉醉,遗憾的是,她未看到这件作品的完工。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38


2014

纽约

这间柏悦旗舰有大量博物馆级的艺术藏品,加之开敞通透的空间设计,俨然可居住的艺术馆。客房并无开阔的中央公园视野,而是把重心放在更大的空间以及雅布对自然、生命孕育的探讨。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41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44

房间的迷你吧是一个航海旅行箱,尽显对航海黄金年代(当时纽约是重要的邮轮港)的追忆,泳池底部会播放出卡耐基音乐厅特别为酒店灌录的专辑。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46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48

2014

维也纳

由前奥地利信贷银行总部改造而来,昔日的办事大厅如今成了惬意温馨的大堂Lounge、镜面旋转楼梯致敬了香奈儿的康朋街总店、每间客房墙面都会有放大版胸针、泳池是昔日的金库改造而来的。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50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53

 

2015

三亚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56

Jean-Michel Gathy的演绎太精彩了——会发光的建筑外墙、贯穿于玻璃水池之下的长廊、长度超过100米的泳池、宴会厅风格的室内泳池,整间度假酒店写满了任性和不可思议。


2016

杭州

微信图片_20190814193958

雅布在KPF创作的玻璃高塔之上,用胡雪岩故居为创作主题,呼应了柏悦的私邸命题和对杭州本地的敬意,可谓一箭双雕。这间酒店用大理石暗喻水墨画、用掺入真丝的地毯描绘西湖水,并不再节制色彩的运用,这间酒店重拾了柏悦对色彩的偏爱。

 

2016

曼谷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01

空中大堂的宽阔阶梯(让人联想起法国传奇邮轮诺曼底号)、俯瞰英国大使馆的空中无边泳池、Panpuri的Spa、酒店下方的Mall都是我心水这间酒店的关键原因。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04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07


2019

深圳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10

深圳柏悦高居深圳平安南塔33-48层,酒店所占据的几个玻璃坡顶刚好象征蝴蝶的翅膀,暗喻酒店是飞舞在钢筋丛林里的蝴蝶。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13

客房不再用铺张的空间尺度粗暴诠释奢华,而是凭借“曲径通幽”的入户门厅、把居室每个角落都予以充分应用,让住客身居客房时有游园的逍遥与悠然。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21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35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37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40

酒店的更多精妙笔触,樊森近期将持续关注并第一时间奉上深度探店报道,敬请关注。

2019.11

京都

 

尽管京都柏悦的室内场景的保密工作做得滴水不漏,只能透过少量照片和信息推测大致呈现。这间由季裕棠操刀的隐世酒店将与1877年创立的传奇食府京大和屋共享一座绝美园林。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45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48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50


2020

台北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53

柏悦将在台北登上由Antonio Citterio Patricia Viel操刀的高塔,室内空间同样由ACPV操刀。值得一提的是,台北柏悦将和台北安达仕共享一座塔楼,这样的亲密举动在凯悦史上应该是第一次。

微信图片_20190814194055

这就是柏悦,她先锋、静谧、另辟蹊径,始终以独特的视角赏析世界、探寻美感、漠视风潮、专注风格的塑造、营造治愈身心的静邸。

Good night, Park Hyatt!


<< 返回列表